他的第一场雪
作者:陈芸芸编辑:值班编辑
发布日期 2018-01-04 09:45:58

文/陈芸芸

这几天他都在关注着天气预报,微眯着眼睛看着那些个小小的太阳标识慢慢变成云朵,又渐渐转化成雨滴……。这几天c城要下雪,也不知是哪里传来的零星言语,但却让他兴奋不已,辗转反侧了好几个夜晚,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雪。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并不是他所见过的第一场雪,他的家乡B城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南方城市,不南不北,雪倒是有,只是小得让他难以满足,看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雪是他的夙愿。

听外婆说在她小时候B镇的雪很厚很大,有多厚?能够把装粮食的粗大桶仓都埋住,让人找不到呢。那时候的雪天哪,房檐上全是硬邦邦的冰棱子,都不敢去掰,生怕扯着薄薄的瓦片,掉到到地上变成碎片,那可让人心疼。人也不敢出门,都惜命,防着那大雪夺了人的性命,一个大院儿的几户人都围在外婆家,在堂屋中间生着一大堆火,都是些老早就挖出来囤着过冬的树根或者树木墩儿,大伙儿围着火聊天,除了东家长西家短,更多的是会粗粗地算一算一年的收成和来年的播种打算,要是逢着哪家有适龄婚嫁的男女青年,那可不得了,姑婆嫂子们准得拿来找找话茬,羞得人简直在火堆旁坐不下。小孩儿们也不懂这一堆堆的哄笑声是为啥,裹着厚重的补得花花绿绿的棉衣,蹲在火堆旁边,用脏兮兮的小手在火堆灰里塞着红薯啊土豆,心急地扒拉着火苗让它再烧得旺些,巴巴等着大火煨熟了解解冬馋……

他听着外婆讲着笑着,看着她的皱纹堆成一团,那是高兴劲儿。雪天能给人带来高兴劲儿。

真好,C城要下雪了,而且是确定无疑的。经过这几天眼巴巴等待,天气预报的那条折线急转直下,陡下的角度像硬邦邦的冰棱子,那朵小雪花儿的标识也终于出现了。

起了个大早,真冷,打着寒噤勉强洗漱完毕,裹上大衣戴上帽子胡乱缠上围巾冲出了公寓,他实在等不及要去触摸那轻灵灵的雪花了!这大冷的天儿,心脏却止不住砰砰直撞着薄薄的胸腔,好像还听到了那一堆堆的善意哄笑和火苗噼里啪啦烧着的声音……连电梯都等不及,他直接冲下了楼梯。

没有。

怎么什么都没有?他目瞪口呆,像个树木桩子直直的立在公寓门前的那片空地上。

“啥?”

“雪呢?”

“没啦!”

怕影响城市秩序,人们用高科技把还没来得及下的雪打散了。真好,这样也不影响交通,孩子上下学多方便。

他觉得眼睛被吹得有些发涩,冬日的早风太干凉了。回到公寓,他打了个电话向公司请了假,他想回B镇看看外婆。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 2018年度教职工羽毛球比赛精彩瞬间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