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动万象生 古城凤凰梦
作者:郝文编辑:张野溪
发布日期 2018-09-02 20:37:40

2012年,我疯狂迷恋乐小米的作品。她笔下或悲或喜的言情故事,让我对爱情有了凛冽而疼痛的认知。我在她的小说《青城》中与凤凰古城结缘。文末,守在古城中的男生江寒最终等到了他爱的女生艾天涯,热泪盈眶之际,我对那座名为凤凰的城充满了美好的想象与期待。

六年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清晨,沿沱江边行走,微风携带清凉的水汽缓解夏日的燥热。苗族商贩用蹩脚的普通话不停询问我,要不要穿苗族传统服饰合影,我一一笑着婉拒。自己出门旅行,对突如其来的热情难免保持几分警惕,处于旅游旺季的凤凰人山人海,我只想躲避熙攘人群独辟蹊径。

凤凰是一座氤氲着写诗般意境的城,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风情。

我无需刻意寻觅,在不经意的低首回眸间便可拾起几行诗句,采撷几分画意。“沱江月合吊楼影,风送虹桥过晚舟”,江边的花盆上镌刻着一句美丽的诗,轻轻抚摸雕刻文字的痕迹,仿佛把百年古韵拓进我心里,生生不息。

青瓦红木的吊脚楼保留了古朴与神秘,江上几叶扁舟漫不经心地漂荡。舟中人不懂楼阁之上深藏的心事,楼中人也难解舟中人随水而动的念想。当夜幕来临时就闭上眼睛,谁都不要讲话,让明月装饰我的窗子,我来装饰你的梦。

在木板台阶上偶遇一只灰色短毛猫,它有白色细长的胡须和黄色澄明的眼睛。我蹲下身,按捺着内心怦怦作响的紧张与喜悦,看着它毫不怕生地向我走来。它并不安分,在我身边蹭来蹭去,我抚摸着它柔软的皮毛,眉间心上难掩温柔。来生想做爱人怀里的猫,慵懒度日没有故事,他是唯一的心事。

凤凰是一座闻着风都想恋爱的城,她孕育爱情更让人领悟爱情。

屏息聆听,岸上不知何处传来笛声悠扬的《女儿情》,“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千古女儿情,女儿心性有谁知。我突然领悟,女儿国国王“相见时难别亦难”的痛苦,对于一心向佛的唐僧,“若来生有缘”是他能给她最好的承诺。

“前面就是夫妻桥了,伴侣手牵手走过桥就能从青丝走到白发。”导游的话打破了我伫立江边的沉思,我看着一对老夫妇互相对视一眼,老头儿轻轻牵起老太太的手,两人认真谨慎地走在桥上。爱情如同过桥,需夫妻二人携手、小心经营,方可到达豁然开朗的彼岸。中国人自古含蓄内敛,而表达爱意不分年纪、无论年代。我相信即便这对夫妻一路无言,通过掌心的温度也能感受到彼此相伴一生的心愿。

少年不懂情为何物,老来方知一屋,一田,一你,足矣。

人们常言,凤凰,在沈从文的书里,在黄永玉的画里,在宋祖英的歌里,在谭盾的琴里,在罗洗河的棋里。如此有文化底蕴的凤凰沐浴在世代的盛赞里,然而她所有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她第一次落入我眼底。

凤凰是一座在人间烟火里不忘生活情调的城,她在商业的裹挟下努力活出自己。

在狭窄的老巷子里穿行,积满沉灰的红灯笼诉说着落寞,紧闭的黑色大门封存了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绿藤爬满了粉末斑驳的白墙。这里是商业街中夹杂着的为数不多的居民区,人烟稀少、人迹罕至。正当我怀疑此巷是否真正有人居住时,一扇敞开的大门里传来一声猫叫,门口一老人一边悠闲地扇扇子,一边打量过往的游客。

有人走向繁华与喧嚣,走向资本的边缘,自然也有人留下来守着清贫与寂寞,守着传统的根。

古城的商业区里最具情调的是酒吧。白天它们不营业,作为一处风景伫立江边。每个酒吧都有一个文艺的名字,如江南的水一般柔情。“守一座城,等一个人”,水木酒吧的宣传语让我想起《青城》里等待艾天涯的江寒,故事里的他等到了所爱的她,故事外的你是否有要等的人,他/她如今又在哪儿。

凤凰作为沈从文笔下的边城自然深受先生的文学熏陶,人们笨拙而虔诚地运用先生的文字为古城润色,“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从文先生给爱人的情书刻在酒吧门口的长木板上,那天我并不想饮酒,却有入馆小憩的冲动。

夜幕降临时,古城的酒吧不复白昼的清雅。店门大开,灯光或幽暗迷离或五彩变幻,红男绿女在舞池中间忘情地晃动着青春的肢体,在阴暗的角落里举杯畅饮、交换秘密。一向对这种娱乐场所保持疏离,却在听到男生略带磁性的嗓音时停下脚步。我喜欢这种只听歌声不必打照面的感觉,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因为陌生的人而寂静感动。

凤凰古城的夜空永远飘荡着吉他弹唱的民谣,路过的人咂摸出自己的悲伤。我沿着沱江边静静走,歌伴晚风,桨声灯影,琉璃白塔,忽然一梦。若有机缘,未来想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带着单反和另一半重游凤凰古城,跟那些我来不及了解的人与景一一碰面。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是某些原因,我没有坦白你不能明白,或者只是在遇见的时候,恰好你笑了,或是你皱眉了,所以我爱了,所以我来了。

凤凰,再会。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 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迎新晚会图集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