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走廊的风
作者:程德坤编辑:程佳维
发布日期 2018-09-10 14:58:34

据说,“河西走廊的风”是雅尼一开始为《河西走廊之梦》起的名字。不敢说哪一个更好,但都都克笛响起,我能够知道河西走廊的风会穿过音乐呼啸而来,吹过戈壁滩,留下纪录片的片名在一片戈壁里——《河西走廊》。

在小学课本里,有一篇文章叫《莫高窟》,似乎是在上到这篇课文前,妈妈带我去了甘肃。于是在读到课本上的莫高窟之前,我先看到了满墙的飞天,漫漫黄沙之间的嘉峪关,一望无际的戈壁,以及大西北九点才暗下的夜空——这对一个南得不能再南的南方小学生来说过分新奇。但那毕竟太早了,早到我留不下哪些真正清晰的记忆,直到听到雅尼做的片头曲响起,直到看到那些见过或者还没见过的西北景色在音乐中铺开,才意识到这片早早到过的土地背后,有这么多的故事。

虽然这话说的很土,但“震撼”是我对纪录片《河西走廊》的第一印象。我太懊悔了,我懊悔当年没能了解更多这片土地的历史就贸然前往,尽管这不能怪一个小学生。从中学的课本以外,我第一次了解到张骞的磨难波折,第一次因旁白念出“封狼居胥”而热泪盈眶——霍去病就像一颗流星,生即是为了大汉走向盛世。我被汉武帝的决心震撼,我被外乡人鸠摩罗什为了传播佛法,在凉州苦译经书震撼。说实话,绝大多数的震撼都让我鼻子一酸。这片土地上的男女老少,似乎都为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着,无意间却成就了一个更大的目标,就像来来往往的商旅艺人,只为了个人的利益努力,却无意间成就了丝绸之路的繁盛一样,个人的奋斗汇入社会前进的浪潮,成就了历史的魅力。

很快震撼里就掺杂了其他感情,说不清是感动还是骄傲。人们常说过分有民族荣誉感也许会变成民粹主义,但不得不承认在这部纪录片里,这个民族是神奇的。往返乌孙与长安之间的常惠,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来到西域的皇帝隋炀帝,把重整西部边防之梦托付给左宗棠的林则徐,从战场上凯旋即奔赴玉门油田的51师……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两千年来对河西走廊的坚持,这片土地会不会属于这个国家,很难想象没有一代一代人的奉献,这片土地会变成什么样子。究竟在坚持什么呢?究竟在奋斗什么呢?究竟我在此时此地所有的烦恼、痛苦、困惑,在历史的长河里,在国家的兴衰中,又算得了什么呢?

于是看完整部纪录片后,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并不是指局限在个人生活中情与爱、前途与未来的复杂,而是一种全新的、完整的、仅在中学历史课上昙花一现的情绪。个人的奋斗终将汇入社会前进的浪潮,那么个人是否要为了这前进作出牺牲,就像那些自告奋勇接过西域地图的古人,就像那些困在寺庙研读经书的僧人,就像那些离了战场却成了新移民的士兵?当历史需要我的时候,我是否能够放下现时的所有爱恨牵挂,去做一个也许会在纪录片里出现的小卒?我不知道,我甚至感到自己一直以来的许多困惑和烦恼都十分渺小,在祁连山的雪山前我不过是一朵雪花。

有一秒钟,我想要是做了一个男人,我要去当兵。这个念头过分荒唐,仅仅是看着纪录片冒出的想法。我们生活的社会有无数事情引起人们无数的议论,仿佛后天或者大后天的太阳就会熄灭。但太阳熄灭后,总有人会站出来点燃一盏灯,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点灯的热情,或者说我不知道有谁有这点灯的热情,我希望有人会点亮这盏灯,我希望至少自己能有一点点这么做的勇气。

纪录片里说,这个星球上除了海洋以外的所有地形地貌,都在这条走廊上呈现。河西走廊很美,戈壁,沙漠,雪山,草原,还有许多在我视界之外的美景,而我想去看。

曾经发生的故事已成永恒,走向未来的脚步仍在继续,雅尼宏伟大气的配乐是河西走廊吹出的雄风,当然在这风声里你能听见一些美化或上升,但这不重要。也许人固有一事去奋斗,或利于邻舍,或利于泰山,我想起当年看到的嘉峪关,在纪录片的镜头里它孤独地面对着黄沙,枕着千年万骨,我没有这份本事与勇气,当不了这千年万骨,这让我感到幸运,也自愧不如。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 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迎新晚会图集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