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你是我日复一日的梦想
作者:曹梦婷编辑:程德坤
发布日期 2018-05-14 23:10:18

文/曹梦婷

《恋爱的犀牛》被奉为“爱情圣经”,加之对孟京辉的好奇,老早就想一探究竟。于是我提前三个月抢到票,终于在5月12日与之相遇。

话剧即将开始,灯光骤暗。灯光再次亮起时,视野中只有一对痴男怨女。女人被捆绑在椅子上,双眼被蒙住。男人自言自语般地对她诉说衷肠:“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故事就发生在男主人公马路与女主人公明明邂逅的那个黄昏。

初遇时明明一边哭诉着另一个男人对她的残忍与决绝,又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你来折磨我吧,你可以欺骗我、侮辱我、贬低我,可以把我吊在空中,可以让我俯首贴耳,让我四肢着地,只要你有本事让我爱你。”对爱情有着怎样的执拗的女人才可以在被一个男人伤透了心之后说出这般言论!对爱情有着怎样的执拗的男人才可以在听完这番言论后更加为之沉沦!或许是被这个女人的洁白,被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的复印机味所吸引,马路这头执拗的犀牛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明明这样一头同样执拗的白犀牛。

可在明明眼里,任何他人的爱意都不值一提。因为自己爱得是那样深沉与热烈,深沉与热烈到她不相信会被谁如此深刻地爱着。“没有勇气的人,去找个女人和你作伴吧,但是,不要说‘爱’。”面对男主人公的示爱,她反唇相讥。当她一提到“爱”这个几近偏执的字眼时,他的心里就像这阵汹涌而来的闪电轰隆声一般。

她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在男人生日当天等待了漫长的一个世纪,也没能等到。于是她来到了马路的梦中,与他相爱,承诺“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你也永远不许离开我”。而马路的梦终于还是醒了,他只是另一个男人在她的梦中残存的影子。

但他还是爱她,就像她也义无反顾地爱着另一个男人一样。“忘掉你没有的东西,忘掉别人有的东西,忘掉你失去和以后不能再得到的东西,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可我决定不忘掉她。”

于是两个人都变成了爱情的奴隶。为了寻求另一个人的爱,他们都几近卑微地活在另一个人的影子下。他们都偏执地以为,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为生的,只要有爱情。但爱情是氧气这种比喻实在过于天真与卑微,一旦成为附庸品,我们就离不幸不远了。

在爱情中相互追逐,双方的偏执引导这场爱情走向崩溃,走向灭亡。在男人的作践中,明明很轻易地放弃了自己。她不再希冀所谓爱情,爱情不过是一切作用下神经末梢麻酥的错觉,现在她只需要快感。而在马路眼里,这场爱情早已变成一场博弈。所以他选择绑架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我要她全部属于我。

虽然是马路绑架了明明,但他们都被布条蒙住了双眼。他们就像眼瞎的犀牛,在爱情里盲目而不能自已。

马路痴情地梦呓:“你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但同时明明也痴情地梦呓:“他有着小动物一样的眼神,他的温柔也是小野兽一般的,温柔违反了他的意志,从他眼睛里泄露出来。他自己仿佛也意识到了,为此羞愧似地故意表现得粗鲁无理,就象小野兽朝天空呲出它还很稚嫩的利齿,作出不可侵犯的样子。”

或许像戏剧里的那样,人会盲目地爱着另一个人甚至到了发疯的地步,这才是爱情的真相。所谓爱,不就是“过分夸大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差别”吗?谁又不是在爱情中偏执到非他不可的犀牛呢?每个人都被爱情折磨着,拼尽全力却挣不脱对爱情的迷恋,就像舞台上的演员无法挣脱巨大的白色幕布。但“我”如果只为了另一个人而活,那我之所以成为我,又有何意义呢?不要佝偻着活在他的影子里了,挺直身板跳出这个不舒适圈吧。

这时我听见每一个痴男怨女都在我耳边喃喃呓语:鸟儿全飞向南方,我不是鸟儿不需要南方。树叶都向着阳光,我不是树叶不需要阳光。火车已驶进了站台,我不是火车不需要终点。雨水已打湿了衣裳,我不是雨水不需要待在天上。我是一只恋爱中的犀牛。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遇见你,每时每刻都是黄昏。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 国家羽毛球队出征“汤尤杯”热身赛在校举行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