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父与子
作者:张野溪编辑:张绍宸
发布日期 2017-02-21 21:23:00

文/张野溪

儿子要上大学了,但母亲自从上次轻微摔伤了之后还没有完全恢复,只好由父亲带着儿子乘火车去学校。

对于二人来说,这旅程实在是不算愉快。父亲的吝啬已经成了习惯,根本就谈不上是什么满怀期待地开始新生活,有的只是打成包的行李的繁重。一天一宿的车程,而习惯性晕车的儿子最难以承受的便是每站必停的眩晕感,而这些在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父亲眼里也只是无能的表现。此刻的父亲正在旁边自顾自地打鼾。

他们在凌晨2点上车,早晨6点,车上就聒噪起来,儿子还是头晕得不行。父亲踩上座椅,努力地将昨晚打好包的一大个装食物的塑料袋从行李架上提下来。“来吧,吃早饭了。”儿子把头从窗户的方向轻轻地扭过来,等着父亲拆开一层层保鲜膜,可是当一些带着闪光的油展现出来时,儿子的胃不由地翻腾起来。“爸,你吃吧,我还不想吃。”父亲刚坐下,听到这句话两眉立刻就褶皱了起来,单眼皮的眼睛在鼓鼓的大圆脸上显得更加小,两只门牙又自然地从厚嘴唇里显现出来。

儿子对这种神情已经没有办法再熟悉,当年他和爷爷奶奶吵架时就是这服嘴脸,现在自己和妈妈生活,一年见到父亲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每次回老家时却总能见到这个表情。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父亲,可能是自己在母亲身旁待久了吧,和母亲一样讨厌他的不负责任、自以为是和暴躁。儿子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轻蔑地将头又扭回窗户的方向睡觉。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儿子醒来时只是觉得自己的头轻多了,肚子也空空的。又等了好一会儿,父亲也揉揉眼睛,伸伸拳头,从他的觉中醒来,并且把头歪到了儿子的方向。还没等到四目相对的尴尬,儿子就说:“爸,我饿了,想吃东西。”“行。”说完,父亲又是一样地踩上座椅,提下一袋子食物。“吃泡面吗?我去帮你泡。”“行吧。”父亲先后跑了三次:第一次带着餐盒和袋装面,洗了餐盒,放了热水并且把餐盒端回来。第二次倒掉热水,放调料。第三次去洗了餐盒。

儿子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看窗外,看来回的父亲。其实当吃到酸酸辣辣的泡面时,儿子感觉到有人照顾还是很幸福的。父亲也在旁边大口大口地吃饭,“我看你没有吃饭,我也没有吃饭呢。”儿子心里突然一颤,不过也只是一颤,很快就又归结到父亲的迂腐上去了。吃过饭之后,父亲居然又看起他的书来,时不时地拿支铅笔写写画画,宽大的额头上也映出几分认真来。

一天一宿后,沉闷的火车之旅终于结束。不亮的早晨,坐着最早班公交,一次又一次倒腾行李。最后在偌大的校园中行走的是一父一子,儿子背着三个包,父亲背着比自己身子更大的行李,肥胖的身子更显肥胖,不高的身子更显矮小。短粗的胳膊露出来,背行李的袋子深凹进肩膀里。胖胖的小腿迈着外八字艰难地挣脱行李包的束缚。他们走着,他们的影子在渐渐升起的太阳下变短,最后当感受到太阳的灼热时,汗已经从父亲脸上渗下来,甚至在他鼓鼓的脸上成串淌下来。

父亲希望儿子陪他去转转儿子的校园,去当地的著名景点去走走,儿子想到太累,就坚决地拒绝了父亲。可是一想到当时父亲背行李的场景,就答应了父亲陪他去校园走走。

拍了照,看了几处花花草草,终于父亲要走了,儿子随父亲走到了大门口,父亲还高兴地请求一个路人拍了张学校与这对父子的合影,可是儿子因为父亲的这种束缚,在照片上并没有显示出十分的开心。

“爸,要不你吃完饭再走吧。”

“不了,我去看看这里最有名的#¥%山。”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你中午准备吃什么啊?”

“我出过这么多次门还用你担心么?你赶紧吃午饭吧。要不去那边小摊子上买块饼,还是我帮你买吧。”

“再买两瓶水吧。”

……

“爸,这里的物价并没有多高啊,价格还算正常啊。”

“嗯嗯,到了大学你也能照顾自己了啊,多吃点好的,有困难就自己克服吧。爸走了啊。”说完,他挥了挥手,肥胖的身子上伸着并不长的胳膊,短粗的大手却显得很有力量。

儿子坚定地走了,没有回头。但是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父亲不像妈妈对自己的每件事都关怀备至,基本上放养为主。他脾气不好,但却总会暴露出来一小点迂腐的善良。儿子原以为自己一直期盼父亲早早回家,可是父亲这一走,他感到的只是孤单、孤单,想到他对父亲做的事,心里百感交集……

热门搜索

热门推荐

  • 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迎新晚会图集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